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沈复和芸娘:有一种深情是,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2019-01-04 03:16 9

听江徐推荐的音乐  音量小些  感觉会更好

作者:江徐

来源:江徐的自留地

乾隆年间,太平盛世,在姑苏城内,沧浪亭畔,有一个姓沈的书香人家。《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就于癸末年的冬天出生在这里。

有时候我会想,这本书,之所以有“小红楼梦”美誉,缘由之一,或许在于两部文学著作不仅道出尘世各种滋味,写尽红尘曲折情感,而且都有一个宛如天上流淌而来,又汩汩注入人间东南温柔乡的开端。

沈复,与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芸娘之间的情趣生活、甜蜜爱情,包括后来的坎坷旅居,都好似苏州古城中的依依杨柳,缠绵旖旎,又蕴含着终将道镳分扬的命运。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沈复在小时候跟随母亲去外婆家,再次见到表姐陈芸后,他同自己母亲说,如果要为我选择媳妇,我非淑姐不娶(陈芸,字淑珍)。

那一年,沈复十三岁。

他的淑姐也不过比他大十个月,已经出落成为“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惟两齿微露”的大姑娘,善女红,会作诗,穿着素雅,性情柔和。这样的女子,在李渔眼中是称得上尤物的。

四年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新婚燕尔,芸娘忙完一天杂务,独坐房内,灯烛下翻看《西厢记》。沈复归来,见此情景,上前抚摸着妻子肩膀,同时闲聊这本小说,逗趣玩笑了一阵,然后他拥她入帐,再然后就是……(此处省略少儿不宜的一万字)。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贾宝玉与林妹妹于沁芳闸桃花树下,共读《会真记》,不禁让林妹妹觉得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还忍不住记诵其中词句。

书中,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书外,同样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对于这段往事的追忆,沈复在《浮生六记》中写到:“恍同密友重逢。”

曾经看《一代宗师》中,叶问在故事收稍感慨了一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影片中的男女主角是如此。小说中的贾宝玉与林黛玉也是如此,当他见到林黛玉的第一眼,不禁脱口而出一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这种旁人眼里的痴傻之言。

数百年前,现实中的沈复与芸娘同样如此,前世别离,今世重逢。所以,既有乍见之欢,也能久处不厌。

对于这段时期耳鬓厮磨的甜蜜岁月,沈复回想起来,用他自己话就是:“爱恋之情有不可以言语形容者。

有一种知足叫作:人间之乐,不过于此

沈复和芸娘两小无猜,更是志趣相投。

芸娘聪颖好学,小时候就能背诵《琵琶行》。婚后,能与舞文弄墨的丈夫谈古论今、品评诗词。她认白居易为启蒙老师,视李白为知己。在她眼中,李白的诗,有落花流水之趣,令人可爱。

有一年盛夏,沈复偕同心爱的芸娘去往沧浪亭爱莲居避暑。老树荫绿,流水潺潺,他俩闲居在此,抛开尘俗中柴米油盐和人情世故中的琐碎,每天所做的事情无非是品诗、饮酒、赏花、听风,她在他怀抱里勇敢而美好地孤独。

对于这种生活,沈复自己也觉得,“自以为人间之乐,无过于此矣。”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幸福的知足。

关于旅行,他俩有过这样一段闲聊:

沈复:“惜卿雌而伏,苟能化女为男,相与访名山,搜胜迹,遨游天下,不亦快哉!”

芸娘:“此何难,俟妾鬓斑之后,虽不能远游五岳,而近地之虎阜、灵岩,南至西湖,北至平山,尽可偕游。 ”

沈复: “恐卿鬓斑之日,步履已艰。 ”

芸娘:“ 今世不能,期以来世。 ”

沈复:“来世卿当作男,我为女子相从。”

芸娘:“必得不昧今生,方觉有情趣。 ”

再一次可以看出,被林语堂先生称之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思想活泼,富有情趣是她最大的可爱之处,与丈夫沈复三观一致,琴瑟和鸣。

“如果你爱一个人,那就和她去旅行,如果旅行过后你们仍相爱,那就结婚吧。”

钱锺书先生这么说,是因为旅行着实可检验一个人平日不可见的品德和观念。一个让你相处起来感到愉悦的旅伴,应该也会是理想的人生伴侣。反之,亦然。

生活态度和情趣相同的人,有时候无需言语,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对彼此的念想了然于心。在沈复眼中,自己的妻子芸娘,就是这样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知心爱人。

深情不过是: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有一年的七夕,一切尚如古人诗词所写的那般,金风玉露,佳期如梦,良辰美景,玉人相伴。

芸娘摆设香烛瓜果,与沈复在亭中一起祭拜织女星。随后,沈复取出两枚印章,上面镌刻着“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字样,阳文那枚归沈复, 阴文那枚归芸娘,他俩决定以此用于日后的通信。

每次读到这一段,心里总是很感动。之所以感动,不仅仅缘于“愿生生世世为夫妇”这样一句美好祝愿,更是因为,他们能够将此祝愿寄托于生活的仪式、对天上神明的敬畏之中,使日常点滴变得柔情似水,浓情蜜意。

所谓情趣,在很大程度上,我想,大概就是这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将生活深入至每一个细节,投入其中、享受其中这样一种人生态度。

“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人。”我们一边在诗文中怀念、祭奠着真善美慢的岁月,一边在现实里抵抗、妥协于伪忙赶快的时光。

交通越来越发达,通讯越来越便捷,大家也似乎对想要的人事容易获取、已被刨除等待的过程而不再一如往昔地懂得知足和珍惜。云中谁寄锦书来,已经成为现代人一件最质朴的奢侈品。

在当下这个物质充裕信息爆炸的时代,闲情最可贵,痴情价更高。

沈复曾经请一位画家朋友作了一幅月老画像,挂在室内,每逢初一十五,他和芸娘都会在画像前祭拜、祈祷,希望借住月老神力,下一世、生生世世都能继续为夫妇。

人生无常,他俩因为外界一些个人无法掌控的原因,走失在跌跌撞撞坎坎坷坷的人生逆旅之中。

人长久,月婵娟。我们总是抱着这样一份期盼,可我们也清楚,世上并非所有故事都有一个花好月圆的结局,像沈复与芸娘这样,在一起的时候,共品人间美食,共赏人间美景,不负江风明月,不负如花美眷,也算似水流年中一份哀愁且美丽的深情。

江 徐,80后老少女,十点读书签约作者。煮字疗饥,借笔画心。个人原创公众号:江徐的自留地(ID:jiangxv08)新书《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正在热销中。

    江 徐,

80后老少女,自由写作者。煮字疗饥,借笔画心。新书《李清照:酒意诗情谁与共》销售中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