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你知道战胜新垣结衣、石原里美,制霸广告榜单的日本艺人是谁吗?

2018-09-20 11:34 16

本文为Lens微信公号“WeLens”(ID:we-lens)授权转载。Lens 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

你知道战胜新垣结衣、石原里美

制霸广告榜单的日本艺人是谁吗?

女装艺人、评论家:松子deluxe

身高180cm、体重140kg,无法乘坐新干线座椅的硕大体型和让人难以辨识性别的面孔,一股名为“松子deluxe”的风潮席卷日本。在《日经》一年一度的圈地榜单上,松子就单枪匹马,超越人气组合ARASHI、国民演员绫濑遥和阿部宽夺得综合榜第一

要知道,胖子在日本的处境,可实在算不上好,不信可以戳→ 「 感受一下。但是,松子这几年斩获的榜单可真是相当豪华:

△ 《日经娱乐》艺人影响力榜单

△ 第九届“我最喜欢的主持人”榜单

虽然是女装打扮,榜单中也常被划分为“女性艺人”,其实松子是不折不扣的男性。

出生于日本千叶县,和木村拓哉当过一年高中同学,松子小时候就发觉了自己不同常人的性取向,但并不是跨性别者。高三时,松子参考资生堂的《花椿》杂志学会了穿衣化妆,并开始喜欢女性的着装打扮。虽然大学也是在东京的专门学校学习美容化妆,并顺利获得美容师资格证,毕业后却选择了在同性杂志部担任记者和编辑,以写作为事业。

也是因为这段经历给予了他进入艺能界的契机。担任编辑期间,松子认识了小说作者中村usagi,中村对他的文采赞不绝口,后邀请其成为对谈集《延伸人生》的嘉宾。以“松子deluxe(マツコ デラックス)”这个艺名,他出现在了大众视野。

△ 与中村usagi的合影

2009年,松子第一个冠名综艺《松子的房间(マツコの部屋)》开始播放,这是富士电视台面向全国播放的深夜栏目,虽然预算很低,播放时间也只有15分钟,“气氛好诡异啊”,却意外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之后,随着《松子不知道的世界(マツコの知らない世界)》、《松子和有吉的愤怒新党(マツコ&有吉の怒り新党)》《是真的吗TV(ホンマでっかTV)》等节目,松子有了越来越多的活跃舞台。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许多人熟悉松子的契机是《周一开始熬夜吧(月曜から夜ふかし)》这档节目。就像节目开头自己所宣称的一样,节目组就是来稍微掺和一下杂事儿的,无谓的争端和没用的坚持连绵不绝,撑起了这个没卵用瞎开心、灵光常现偶尔温情的节目。虽然是深夜档,却维持着超过10%的良好收视,春季的扩大版特别节目,更是与富士电视台传统看板档“月九”对打,仍取得15%以上的好成绩。

虽然是毒舌男大姐,但一点也不觉得聒噪


夺得了今年主持人气榜第一的松子,被认为既了解男性又熟知女性,给出的建议往往十分中肯,就像一个说话犀利却十分可靠的朋友;公开表示不喜欢二子玉川等富人街,又说出了许多大众的心声。

在一期节目中,面对韩国艺人说“K-POP像职业棒球、J-POP是业余棒球”时,松子第一个站出来说:“我看到K-POP时,经常觉得是美国的山寨货,明明是亚洲人却一味模仿美国。”“你们的‘世界性’到底是指什么呢?只是美国吗?lady gaga和K-pop都能进来,日本有接受世界不同文化的宽容”。

向左滑动看松子的毒舌发言

松子就这么在日本火了。或许是因为直言不讳,他的吐槽经常戳人痛点却又合情合理。今年播出的《夜巷徘徊(夜の巷を徘徊する)》中,作为嘉宾也是好友的木村拓哉就道出了这一点。

向左滑动看木村拓哉和松子的对话

日本艺能界是一个长幼秩序森严、却又拥有大量毒舌、开玩笑场合的世界。同一个事务所的艺人会因为入社时间相差几个月而纠结是“前辈”还是“后辈”,深夜的综艺里也会充斥着大量需要消音的段子,因此这里的平衡十分微妙,需要极高的情商。

△ 虽然经常吐槽搭档村上信五没有“杰尼斯的帅气”,二人却是吃东西时会互相帮忙提袖子的关系。一期节目中,松子一下吃完了半个瓜,有些不好意思,村上马上说懂的懂的,女生就是会吃那么多嘛。

△ 节目卡上写了中国、台湾、香港,念卡片时松子只读了中国,反应速度一流。

2012年,松子首次出演日本电视台电视剧《三毛猫福尔摩斯推理》,饰演帮助主角相叶雅纪破案的“猫”。

不少人觉得,松子的性别就是松子,像猫一样,冷淡地看着世界,却有难以言喻的治愈效果。

他在节目里称赞的美食,也会销量激增。

△ 专家调查,松子在节目中的一句“おいしい(好吃)”带动了8亿的经济效益。

2016年,松子在女性艺人广告代言排行榜中获得第一名。近两年,都保持了前五的好成绩。

在认真思考“死亡”的问题


频繁出现于电视节目、拥有大量广告合约在身,众人眼里“走上人生巅峰”的松子却时常在节目里表达很“丧”的生活态度。

即使评价自己,松子也毫不留情。

2012年的《交给岚吧(嵐にしやがれ)》中,ARASHI的成员们曾前往松子的化妆间,交谈中问到要不要从减肥开始改善生活呢?松子说,减肥了的我还是我吗?我还会有工作吗?

在日本,男大姐(オネエ)是一种特殊的职业或身份,本来指的是在新宿二丁目等地,女装扮相的同性服务业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使用范围愈发广泛。以松子、IKKO等人为代表,现在人们更爱称他们为女装艺人。这些女装艺人多热衷美容化妆,在综艺节目中属于搞笑艺人的一个分支,参与吐槽或环节运行。松子曾在自己的节目里表示,“对现在的环境应该感恩呀,像我这样的人都能出现在电视上,以前是怎么都不敢想的。” 

“如果觉得因为是少数派,社会就会对你伸出援手就大错特错了,无论你是同性恋还是什么,将自己不被理解的原因怪罪到别人的头上那一刻你就完了。”

如今四十多岁的松子,经常思考“死亡”的问题,他说自己已经感受到了老花眼,看“必”这个字时会乱成一团。

在前几天的东京电视台特别制作的恶搞节目上,松子真的“死了”一回,甚至为她举行了追悼会,给小通发送“松子”,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 松子在节目中写的“必”字

△ “骨灰撒到哪里都好”

“最近这两年感受到小孩子的可爱了”、“越来越觉得时间变快,三十岁的十年感觉只有三个月,一天一眨眼就结束了”,会问工作人员和现场观众“大家真的都想长命百岁吗?活那么久要做什么呢?”

被问到最近有在努力忍受什么吗?“如果非要说的话,在忍受着无与伦比的孤独。”

也会经常开搭档村上信五的玩笑,对他说“原来你是照顾我的人啊!”、“我也没有继承人,遗产估计要都给你了,以后变成你老家房子的守护灵”。

“像我这样的体型,至少需要三个助手来照顾吧。” “应该没有人会开开心心地来照顾我,所以要用高额的佣金来雇佣。”

但也坦言,“既然要作为大叔死去,希望最后最好是变成超级老爷爷再死。”不是不上不下地做,而是希望彻彻底底地变成老爷爷,戴上比平常更长的假睫毛。

和木村拓哉前往浅草的路上,被路人叫着“松子姐姐!松子姐姐!”认了出来,因为见到两个人而兴奋的粉丝说,之前的心情在谷底,现在一下爬到山顶了。

询问完路人的生活情况后,松子说:“要意识到自己美丽哦”。

“温柔”、“想和他做朋友”,许多人这么形容松子。“松子的存在让我相信,真的有超越外表超越性别,因为真心而让所有人喜欢的人。”

暴言下的另一面,大概才是人们爱他的原因吧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