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芸娘与秋芙

2018-10-05 14:16 13

芸娘与秋芙,这两位文学作品里的女人,被林语堂誉为“最可爱的人”。一经林语堂的口,芸娘与秋芙这两个名字也光彩熠熠起来。她们在我心里盘桓不去,于是便产生了探索她们世界的想法,揭开她们可爱面纱的冲动。于零碎的时间里,怀着无比崇敬与喜悦的心情,我拜读了《浮生六记》与《秋灯琐忆》。

淡而无味的日子,经了她们的手,便有了甜蜜的滋味。日子沉寂,但于平静处幽趣横生;当日子生了清贫的蛀虫,她们没有抱怨,悄悄地典当釵环,填补日子的窟窿。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于芸娘来说,这一生已无憾,这大概是因为沈复厚待陈芸娘的缘故。

于外人来说,她们都温柔贤惠;于夫君来说,她们又是另一幅模样——灵慧多才。那时候的社会,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她们都是上天的宠儿,有才又有德。

陈芸娘面相美中不足——有两颗龅牙,虽非佳相,但她有一种缠绵的姿态,令人难以拒绝。她自认为,七分长相,三分姿态,不算美;三分长相,七分姿态,便很美了。

芸娘善辨。芸娘爱吃臭豆腐乳,放糖和麻油调拌,味道鲜美。沈复便调笑她说,狗吃粪,是因为没有胃;蟑螂团粪球,最后变成蝉,那是因为它想变得高尚。你是想变成狗还是蝉啊?

芸娘很镇静地说,我小时候家贫,常常吃臭豆腐乳下饭,省钱又实惠,已经习惯它的味道了。现在嫁到你家,我是螳螂化蝉,我仍然吃它,这是我不忘本的表现。

芸娘非常善于点缀生活,对花草木石也有一定的审美志趣。在她眼里,到处都可以成就美的场景。山石盆景、活屏风、插花、修枝剪叶..........无不别具慧心。

但我始终想不通,芸娘帮沈复物色小妾出于什么道理,难怪沈复说陈芸娘有男子的胸襟。芸娘十分重感情,心地又十分善良,这也是她自苦的地方。

陈芸娘有可爱的一面,但我更喜欢关秋芙(关瑛),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老旧的气息,性灵更为洒脱。

秋芙善于诗词。一次秋芙看见蒋坦在芭蕉叶上戏题了一句诗:“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秋芙看见后便回应:“是君心事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这样的一唱一和,就连那芭蕉叶上也泛着甜蜜的趣味。

秋芙喜欢下棋,但棋艺不精湛。每次她快输的时候,就故意让腿上的小狗搅乱棋局。蒋坦便问:你是想学玉奴撒娇吗?此时,秋芙桃花上脸,不胜娇羞。

对于弹琴、绘画、染纸、书法都顺手拈来,悟性很高,连蒋坦也认为她是昙阳转世。对于厨房事宜,也相当会料理。腌的一手好竹笋,不亚于《煮笋经》上所写到的。林林总总,这里无法一一俱到。

但秋芙也有她的无奈之处——多愁善感。一日花瓣被狂风吹散,她便有“风狂春不管”的忧愁;听戏,戏到悲伤处,她无法面对勾起的身同感受,便在无人处独自落泪。

欢快也好,悲伤也罢。她们都将人间的烟火,袅娜成一支轻柔的舞;将岁月的河流,化为琴下精灵般的音符;将生活的琐碎,描画成一幅趣味横生的图卷。在她们的眼里,日子可以与美,可以与趣味并驾齐驱。

于丈夫、于生活而言,她们确实是可爱的人。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