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懂事”的芸娘

2018-10-14 22:47 9

上午又翻了《浮生六记》,仔细读了第三记《坎坷记愁》里芸娘去世的经历,芸娘,这个被林语堂称作“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在她丈夫的笔下是因为给夫君物色纳妾,但这个她看中的女子被其他豪门看上抢走以后,引发旧疾,又得罪了公公,以重病之身被逐,好在有儿时伙伴接纳,最后落到客死异乡的结局。

王朔说过,在中国人的情爱关系里,女性往往是敢爱敢当的那一个。

沈复讲到自己性格爽直,落拓不羁,芸娘有些腐儒,迂拘多礼,他给夫人披衣整袖的时候,芸娘一定连声道:“得罪”,递巾授扇的话,芸娘一定要起身来接。

沈复一开始有点不耐烦,说:“卿欲以礼缚我耶?语曰:礼多必诈。”

芸娘急得两颊发红,“恭而有礼,何反言诈?”

沈复说:“恭敬在心,不在虚文。”

芸娘:“至亲莫如父母,可内敬在心而外肆狂放耶?”

听了这话,沈复才惭愧道:“前言戏之耳。”

芸娘正言:“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

这一对夫妻里,芸娘是更识礼的那一个,也是最容易被礼教所绞杀的那一位。

在沈复的记述里,芸娘除了能同他吟诗做令,养花待客,还陪他一起出游采美,遇到好看的伶人,要悄悄告诉夫君,叫到房中,“握其腕而睨之,果丰颐白腻。”,乘船出行和船家女儿喝酒行令到兴起,“芸笑挽素云置余怀,曰,”请君摸索畅怀。“,这放在今日,估计妥妥被METOO了,但在文人眼里只是风雅吧。

芸娘的识礼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运,沈复连年失业,隆冬季节,全家都冷得发抖,女儿还要强说”不冷“,因为家贫,芸娘发誓不肯用药,还为了颇丰的绣价,带病赶绣《心经》,绣好后,病势转剧到不能自理,而被全家上下嫌弃。

屋漏偏逢连夜雨,又赶上了沈复给人借债做担保,被高利贷讨债,沈复父亲觉得书香门第蒙羞,儿子媳妇全都不上进,限了三天时间,统统赶出家去。无处落脚之际,是芸娘靠着儿时伙伴”疾病相扶“的誓言,寻到了寄身之处,匆匆二日安顿了一双儿女,而后乘船离去,自此母子永诀,这个过程,沈复除了满腹诗书,手无缚鸡,完全无法为妻儿挡雨遮风。

芸娘在儿时旧友的帮助下,安顿下来,不久因为重病去世,芸娘死后,沈复的父亲、儿子相继过世,他投到石琢堂门下当了幕僚,从此游宦度日,写下了《浮生六记》,这书以斐然的文采记述了布衣蔬食的夫妻琐事,残稿在苏州冷摊上被发现,后来逐渐成了一部经典。

《浮生六记》的精彩篇章都在写沈复和芸娘夫妇之间的燕昵情意,有一回他俩谈及李杜时,芸娘说:“格律谨严,词旨老当,诚杜所独擅。但李诗宛如姑射仙子,有一种落花流水之趣,令人可爱。非杜亚于李,不过妾之私心宗杜心浅,爱李心深。“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