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酸腐的沈复,善良的芸娘

2018-12-13 10:08 5

——每个酸腐文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芸娘

         是为“题记”……

如题,好吧,我也是个酸腐者,但是绝对算不得是“文人”。

家里虽然有两套《浮生六记》,但是时至今日,我也没有把这套书读完。

一是因为这套书确实“不全”——不少内容亡佚了;另一个原因,是不忍心去读“坎坷记愁”一段。

因为在那里,芸娘不笑了,芸娘忧愁了,芸娘死了。

第一次听到“沈三白”这个名字的时候,这个人在我脑子的形象是一个身材瘦削、眼窝深陷,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

好像电影中,戏台上,“绍兴师爷”的形象都是这个样子。

真正读了《浮生六记》,之前那个“沈复”的形象竟变得模糊了,再仔细定睛一看,他居然变成了一个皮肤白皙,疏阔俊朗的帅公子。

只有情深义重的俊男子,才配得上芸娘这样温婉可爱的女子。

人云:缘定三生,能遇上这样女子,沈三白怕是至少透支了两辈子的运气。

在中国人看来,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形式,一种是一见钟情,“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源于动物本能的冲动与野性,是洋溢着青春无悔的潇洒舒适;一种是“两小无猜”。“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这是人独有的理性与成熟,一种要经历时间酝酿的醇厚滋味。

这样的爱情可以在书中寻,而人间则是可遇不可求。

沈复却幸运地全部遇到了。

十三岁那年,沈复鼓起了勇气,向母亲讲述了对芸娘幼稚却执着的爱慕,他喜欢那个“削肩长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的“淑姐”,

于是,她便嫁给了他。

这个男人,注定会与她相守一生,并把这段相守的故事,留给后来的众生。

他们的日子过得是那么缠绵悱恻,就像用细笔写在薛涛笺上的楷字。

漏下,情窦初开的芸娘偷偷地“藏粥待婿”,被人撞破心事,娇羞的粉颊跃卷而来;烛旁,新婚燕尔的二人共判“西厢”的亲昵缠绵,是多少人梦寐难求的举案齐眉;

相别三月,彼此魂魄恍惚,如隔九秋,小别后的衷肠,是跨越山水相隔的思念;

炎日谈诗,笑语“三白”,一个思慕古文,一个爱惜残卷,“弃余集赏”,“继简残编”,哪怕夫妻拌嘴,亦是疏阔俊朗与细致温柔相激时粲然而出的火花;

花照佳期,夫妻扮装而游,笙歌燕舞,清茗醇酒,脱帽翘足间,不失伶俐机敏;

泊船太湖,二人饮酒观风,烟笼暗柳,渔火满江,酣酌行令时,永铭江湖快意。

七夕祷祝,那方“愿生生世世为夫妇”的图章,伴着那日的轻罗小扇,白练天河,超越了多少比翼连理的誓言……

然而,世事无常……

少年听雨,红烛罗帐;中年听雨,断雁西风。沈三白纵然是一时的风流才俊,但是在那个时代,功名不显,科举难成,二人的生活终是风雨飘零。

芸娘性醇厚,待人接物多凭赤诚,殊不知人心叵测,世道险恶。沈复身边,好人极少。多为狡猾不堪之徒。其父命儿媳为其物色小妾,其弟托长嫂作保向外人借钱,为丈夫说好的小妾也为了些许金钱另寻了高枝——这都是稍有廉耻之人皆不为之事,芸娘竟在一载之间,接踵相遇!身处此辈之间,纵机灵狡猾之辈,也难周全,何况芸娘这等善良之人?

失欢于公婆,失义于兄弟,失信于丈夫,在那个极端重视家庭伦理的时代,芸娘已经断难容于人世间。纵然丈夫相知相谅,但是此时的她,已经是非死不可。

嘉庆癸亥三月三十日,芸娘溘然长逝。空留“孤灯一盏”,只让那个“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的沈复,遗长恨于人间……

芸娘活着是美,死了是悲。而这悲伤的背后,是那个看似有些麻木的沈复。

有些人斥责他,不会保护妻子,不会反抗命运,看着芸娘默默地承受一切,自己却无能无力。甚至某些“书评”在芸娘死后,讥讽沈复“活该”。

可是,沈复又能怎样呢?

初读此书,看的是《闲情记趣》,爱的是南方百物,童真闲趣。沈复少时,也是天真烂漫,不安沉寂之辈。但随着其日渐长大,尤其是《闺房》、《坎坷》二记中,沈三白的酸腐之气,便越来越重。

自明季以来,中国文明开始落后于世界潮流,随之而来的,自古以来的中国文人的雄拔飞扬之气,也是渐渐没落。汉唐气韵无影,魏晋风度无踪。个体生命的张力没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日渐狰狞的道德标准;放言无忌的传统没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日渐繁密的“文网”。刚强消失之后,便剩下的是酸腐了,酸腐之后,便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沈复不过是江南一飘零士子,文不能安天下,武不能定乾坤。养家无计,护妻无方,实乃百无一用之人——一言以蔽之,张宗子一样的“死老鬼”。沈复所生之世,万马齐喑,表面上歌舞升平,实际上已是风雨飘摇——其所乐者,不过是大灾将至,在劫难逃的回光返照;其所愁者,不过是世风日下,人心沦丧的风雨飘摇。沈复自嘲:“恩爱夫妻不到头”,可知这“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谶语,不过是末世人心沦丧的表征罢了。

治国平天下的雄心没了,就让我安安静静地做一个“修身齐家”的人吧;当我家不能齐,身不能修之时,除了酸腐,我还能做什么?

芸娘,就是这个酸腐者内心唯一的寄托。

妻子活着,就默默地相守,享受着眼前的快乐;

妻子不在,便默默地承受,孤独着自己的孤独。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