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芸能资讯 > 正文

芸娘,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

2018-09-16 21:37 15

文学大师林语堂在《浮生六记·代序》中说:“芸,我想,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芸娘,也是许多中国男人心中的完美妻子。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浮生六记》,一个苏州穷酸文人沈复的传世之作。在以文载道的普世价值下,这本记载着小情小趣的小书,却深受人们尤其是文人们的喜爱。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大抵是因为芸。

芸全名陈芸,是沈复的爱妻。在《浮生六记》里,沈复用感人至深的文字,记录了两人的伉俪情深,宛如世外神仙。虽有日常的艰辛,布衣蔬食的日子却也过得诗情画意。因为芸的存在,因为对芸的一往情深,沈复笔下的俗世烟火令人动容。

这个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也是许多人心中最美的中国女人。鲁迅先生说:“像浮生六记中的芸,虽非西施面目,并且前齿微露,我却觉得是中国第一美人。” 林语堂也曾说:“也许古今各代都有这种女人,不过在芸身上,我们似乎看见这样贤达的美德特别齐全,一生中不可多得。”

这样不可多得的芸娘到底有多可爱?

《浮生六记》里,沈复描述芸娘的模样:“其形削肩长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虽不是倾城倾国貌,却也清秀可爱,尤其是那“缠绵之态”的神韵。在宴会上,众女子花枝招展,芸则是素净迷人。那时,沈复便对母亲说:“若为我择妇,非芸不娶。”

模样生得可爱便罢了,芸娘还是个兰质蕙心的女子。没什么机会读书,却天生聪明。小时牙牙学语,家人口授《琵琶行》,她很快就能背下来。后来得到一本《琵琶行》,于是从书中一个字一个字开始学习,才开始识字。

她擅长女工,刺绣之余,无师自通,又学会了诗词,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样的佳句。与沈复的婚后生活,两人赌书泼茶,吟诗作对,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芸娘因为有趣所以可爱。夫妻二人的生活其实贫苦,但两人却善于苦中作乐,尤其多亏了芸娘,普通的物件经她手总能有另一番趣味,日常的生活过得诗意盎然。

家居摆设、庭院花草,插花茶道,皆有巧妙心思,每每令沈复赞叹不已。她泡茶,夜里将茶叶放到荷花花心中,第二日取来用泉水冲泡,茶香伴着荷香,妙极!梅花盒、“活花屏”、租用混沌担子温酒……寻常的家居生活,因为芸娘,增色不少。

芸娘身上的率真和潇洒又是许多女子所不能及的,她身上常常流露出超越当时闺阁女子的坦荡襟怀。某日,正逢热闹的节日,沈复一番渲染之下,芸娘按耐不住雀跃之心,也想出门见识一番。于是,沈复提议让芸娘女扮男装随他游玩,芸欣然应允。

那个时代,芸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出格的,她的气度也是有别于其他女子的可爱之处。她总是和他游山玩水,得见自然的壮丽景色,她感慨:“今得见天地之宽,不虚此生矣。想闺中人有终身不能见此者。”这样的气度,在那个时代,已经超出寻常女子太多。锦心绣口,又做得了一手好羹汤,家常日子经营出美感,又能率性与夫携手相游,沈复真是让人嫉妒。

芸娘的可爱还在于她的深情。少年时,芸娘担心沈复饿着,私藏暖粥,被堂兄发现,那娇羞负气的模样,想必沈复余生都忘不了了。陈芸理解他,支持他,即使他只是个潦倒的书生。她于他,就像黛玉之于宝玉,事事护他周全。避暑郊外的时候,芸娘曾对沈复说:“他年当于君卜筑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二人还印了“愿生生世世为夫妇”的印章可惜,恩爱夫妻难到老。

芸娘患了血疾,不久离去,让沈复惦念了一辈子。沈复把思念诉诸笔端,后世的读者们因此能够领略芸娘的可爱。有人甚至称芸娘身上集合了红楼十二钗的特点,难怪林语堂对其大加赞赏,沈复这本《浮生六记》也有“小红楼”的美誉。

人生碌碌,荣枯有数。世间好景不长在,可爱如芸娘,终也是红颜薄命。但好在,沈复用他的文字,让我们认识了这样一位女子。

作者:雪山白凤九,美时光女子学堂特约撰稿人。由撰稿人,一生悬命于无所事事。

△END△ 

交大美时光

每天下午3点,不见不散 ▼

点这里,品牌资讯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