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芸能资讯 > 正文

【征文16】王玉芳 | 芸娘,芸娘……

2019-01-18 17:59 4

【原创首发】作者   |   王玉芳  (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午饭,边吃边聊。我说:“据说啊,男人分三等,三等男人爱美女,二等男人爱淑女,一等男人爱才女……”说到此暂停,起身盛饭,回来接着说,“我吧,不是美女,也不大淑女,而是才女。老公,如果你一直爱我,说明你就是一等男人啦。” 他一听略怔,接着就用碗挡嘴,结果还是没挡住,“噗”的一声喷饭了……

——这是我曾在QQ里的一条说说。

鼓捣QQ的那段时光,几乎散发着罂粟花的味儿,涂鸦一些绿色的心得,发几句义正辞严的说说,晒一晒最得意的女工,再上传半缕阳光、一片云霞、以及一截儿半截儿有关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趣儿,不知不觉就把自己弄成了一个“二”货,还在心里给自个戴一顶桂冠:正能量之传播者。

大概,这种“二”虚拟进了空间里,总是一副乐天派的傻样吧,于是乎,在这条开涮爱人的说说下面,立马就弹出了友友呲牙咧嘴的评:你是他的芸娘哟。

调侃我!可我还是在“回复”处“捂着嘴偷笑”了。因为,把我比作芸娘,毕竟是值得沾沾自喜的 。

芸娘,姓陈名芸,字淑珍,是清朝沈复自传体散文小说《浮生六记》里的女主人公,也是沈复之爱妻。她曾得到过林语堂高贵的称许:“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

回头想,读《浮生六记》,不止两遍三遍,就是现在,仍会一时兴起,捧书拈字,摩挲其中一两个小趣事,会心自笑。自琢自磨,久读不厌,原因总是有的:一是此作可谓妙手天成,作者的文笔,具有笔墨轻灵、描写细腻、语言清新、形象生动的特色,二就是芸娘这个女子也。

芸娘,“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她的可爱,历历可数。

譬如,她活泼、调皮、情趣,少女初心,羞答答地为心上人“藏粥”,惹出了一番善意笑谈。

她聪慧,无师竟集有“锦囊佳句”,刺绣之暇,渐通吟咏,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美句。

她温和自然,不造作,不爱首饰,“终日无怒容,与之言,微笑而已”。

于内,她带点“迂”又多拘礼,“事上以敬,处下以和,井井然未尝稍失。”

于外,她又洒脱大方,为尽己兴而不受礼束,处封建社会竟敢女扮男装与丈夫偕游古迹名胜,畅饮联句,赏花步月。

她慧心巧手,懂香擅绣,不仅能作虫画、制活花屏,而且是个烹调高手,厨艺了得又不多花费,“瓜蔬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

至于其夫妇之间,那更是情深趣同,爱切切,意绵绵,探学古文,品诗论画,焚香溢韵,调侃趣答,谈笑自如,浪漫契默——闺帷之乐,真羡煞人也!

可是,芸娘也有一处的确令女人们费解——她怎会主动为丈夫纳妾呢?还非要纳个“美且韵”的不可!——当芸娘看到了表妹婿携妾而归,就发誓要为其夫君找个“美且韵”的妾,从此不顾自家“短于资” 而“痴心物色”。终于相中一个名叫憨圆的风尘女子,便设法促成,最终却因敌不过其他富豪人家的竞争而告失败。然后,芸娘竟因此生病以死了。

呜呼哀哉!为何?为何?!

从这个角度看,甭说是我,几乎天下所有的女性,也万万不会为芸娘点赞,更不会像芸娘那样去做。我甚至觉得,芸娘这一点真是太匪夷所思莫名其妙了!

好在,一位书友给了我一个似乎满意的解——旧时之妾,乃家庭实力的标志,就似家中物什,并无地位尊严之谈,类似现在的冰箱、空调、洗衣机之类。所以,当芸娘看到丈夫的同伴有了妾后,不禁攀比心起,不想落于他人之后,于是就想给丈夫也找一个,而且必要找个超过他人的,找个“品牌”的,从而便“痴心物色”起来——如此看来,芸娘的为夫纳妾其实是虚荣心的一种表现;也抑或,她爱夫君爱得炽热,更懂得男性之人性罢了。大概,林语堂给芸娘最高贵的称许,很大程度上正是出于她这种超出了所有女子的善解人意和宽容大度吧。

芸娘,她就是一位旧时女子,是嵌在时代和环境模框里的一块玉,温润,细腻,光亮,柔滑,让人爱不释手,虽有斑点,也属时代的印痕。

“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这是《浮生六记》芸娘的貌相,她会时常温柔地飘在我的眼前。尤其看到“两齿微露”这一词语时,自个就想发笑——那不就是我自己吗?所以我是用红笔重重地划着这个词句的。“似非佳相”一词值得玩味,它是有着潜台词的——“好像不是”佳相,实际却是丈夫眼中的喜爱。

品至此,我往往会想起好多话,比如:情人眼里出西施。比如:人,不是因为美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比如秦王赢驷望着芈月说:花容月貌比不上蕙质兰心。再比如:女人,可以不漂亮,但不可以不美;可以不美,但不可以无趣。

那么,倘若有一些芸娘的率真、可爱、聪慧、情趣和大度,是不是不会太招人烦?

所以,对我这凡俗女子来说,喜欢芸娘的可爱就成了一种不自觉的心理和行为——无需刻意仿效,唯觉独自欣赏还不够过瘾,好比兜儿里有一宝物,只想掏出来与同趣者一同把玩,便特意买一本《浮生六记》赠送于朋友。

我是他的芸娘吗?莫非,与友的笑谈往评中,芸娘的一些好处,也会调皮地浸入血脉?

王玉芳   芝兰园特邀撰稿人

昵称兰韵,林州四中教师,林州作协会员。热爱工作,喜欢文字,喜欢于喧嚣中寻得一份宁静,怡然于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作品散见于纸媒和一些网络平台。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网图提供证明付酬   打赏>10元付酬   <10元平台维护

声明:

因微信系统修改,【原创】标识处只能显示开通赞赏的账户,芝兰园公众号公用赞赏为“作家吕志勇”,此账户即为【公用账户】。

作者版权仍归作者所有,我们在题目、开篇及作者简介处均清晰标明作者,尊重原创,拒绝抄袭,未经平台和作者同意,不得私自转载。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