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大明王朝16:芸娘跟李玄的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9-01-09 02:36 16

上一期讲到,面对胡宗宪的步步紧逼,郑泌昌和何茂才终于同意连同太监李玄一同治罪,并且愿意以此去说服杨金水。

于是全剧中最香艳的一幕发生了……

杨角风谈大明王朝16:大明王朝中诡异的一晚,芸娘到底怎么伺候的李玄让他情愿去死?

一、

郑泌昌和何茂才怎么说服的杨金水除掉自己的干儿子,剧中并没有提,但这个结局,其实也在杨金水的预料之中。

果然,李玄被杨金水叫到了身边,可是面对杨金水的一改反常,让李玄一头雾水:

“干爹,您老知道儿子胆子小,就别吓我了!”

如果是平常的请喝酒,李玄倒不至于这样,关键是这次,芸娘也从纱帘后走到了前面。而且到处都是红色的,透漏出一丝暧昧之情,这让有贼心没贼胆的李玄一动都不敢动。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其实这时候杨金水心中是没底的,他跟胡宗宪在这里不同,胡宗宪有十足的把握让马宁远赴死,所以才会干净利索的说出你活不成的话。而杨金水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让李玄赴死,所以才会摆出这个架势。

这里杨金水巧妙地利用了李玄好色的特点,其实在前面李玄过来请罪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芸娘时,杨金水就已经知道怎么对付他了。

等芸娘在他身边坐下,他一下子就弹起来跪下了:

“干爹,您老叫儿子今天晚上,到底要干什么呀?”

杨金水顾左右而言他,让芸娘给他河豚汤喝,只要李玄毫无防备地喝了,那么这事能成,如果不喝,那么情况就有点危险。

等时机成熟,杨金水说了三句话:

第一件事是重复李玄的话“哪天要是跟芸娘睡上一晚,就是死了也值!”确认李玄是否说过这句话。

二、

杨金水说的第二句话就是:

“干爹平时待你如何?”

这句话熟悉不熟悉,陌生不陌生?

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只要出现这句台词,基本上被问话的人,也就死到临头了……

有了前面芸娘勾引着他,此时的他已经知道杨金水的第三句话是什么了,反而释然了:

“干爹待儿子,有天覆地载的恩情……儿子就是死也报答不了……”

这里我们要好好思考一番,假如李玄不愿意赴死,他还能怎么做?

马宁远和李玄的赴死都是心甘情愿的,一个认为是替胡宗宪去死,一个认为是替杨金水去死。但是两人也是有区别的,前者的赴死如果一开始还以为是替胡宗宪的话,等到后来,也就明白了并不仅仅替胡宗宪,是明明白白的去死。而李玄的赴死,却是糊里糊涂,更重要的是马宁远是死有余辜,而李玄显然是冤枉的!

一晚之后,李玄从容赴死,他是笑着去的,反观另外两个县令张知良和常伯熙,就更加悲惨了,因为他们两个的死是心不甘情不愿。

作为最小的县令,从他们一开始答应毁堤淹田开始,他们俩就注定是个死了,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常伯熙和张知良还一直喊冤枉,可惜李玄都要被杀了,于是俩人又绝望了,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李玄见他们哭,自己倒笑了,突然唱起了昆曲: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由此可知,这个李玄平时的生活也是比较惬意的,最起码还能听听昆区,也从另一个角度表明,他就是一个可怜虫,全剧中第一个可怜虫!

三、

说了那么多,我们回到题目上,李玄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去赴死?

明朝的太监不同于其他朝代的太监,但是他们也有共同点,那就是只有一个服务对象,那就是皇帝。

他们所有的上升之路,都离不开皇帝,不同于其他官员,这一派没指望了,还能依附于另一派。比如明朝末期大太监魏忠贤权势高,其他官员可以依附魏忠贤,当东林党权势大了之后,他们又可以依附东林党,等到了崇祯帝即位后,他们又可以转而依附皇帝……

但是,对于太监来讲,他们只能服务于自己这条线,甚至于杨金水也是同样,如果没有吕芳的信任和支持,他也只能一个死。这也是为什么杨金水不能跟裕王他们太近,也不能跟严嵩他们太近,只能走吕芳这条线。

所以,对于李玄来讲,只要杨金水打算牺牲他了,即使他不愿意,即使他想讨个公道,也是毫无办法。

官员们越级上报也是犯了大忌,对于等级森严的太监来讲更是如此,还记得一开始冯保越级报祥瑞差点冻死在开年第一场雪中不?所以,李玄越过杨金水向吕芳汇报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李玄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那么怎么死,才是自己考虑的问题。

不难看出,芸娘在杨金水心目中的地位,连他身边的太监们都不敢多看芸娘几眼,但是他能让芸娘陪李玄一晚,只要有这句话,就够了。

就已经让李玄心甘情愿去死了,这一点跟马宁远的愚忠是有相同的地方。

既然怎么着都是死,那么李玄接受了杨金水的安排,也就合情合理了,如果拒绝反而让杨金水起疑心!

四、

那么这一晚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关于这个剧情,在后来的沈一石跟芸娘的对话中有提到。

虽然沈一石把芸娘买下来,送给了杨金水,但是他却一直很介意芸娘跟李玄的那一晚。这也说明,那一晚杨金水让芸娘伺候李玄的事,不仅他们三个人知道,最起码沈一石就知道了。

“你得将那天晚上如何伺候李玄,做一遍给我看!”

芸娘直接告诉他做不了,结果沈一石说了一句:

“太贱了,是吗?”

当时的芸娘是含着泪的,也承认自己是贱,并说着你沈一石学不来李玄:

“李玄,把我当成天人,你,把我当成贱人!”

剧中并没有解释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书中有说,说的是李玄喝了半宿酒,哭了半宿,最后躺地上睡了,是芸娘抱着他的头睡了一晚,没到天亮,李玄就被叫醒赴死去了……

由此可见,芸娘其实也是一个可怜虫,命运也是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李玄同样是一个可怜虫,虽然在书中他是对芸娘大吼:

“端杯,伺候老子喝!”

也说明,他这样做,更可能就是做给杨金水看的,其实从后面他哭了半宿,也看出,他并不想死!

估计芸娘回忆起剧情一开始李玄要握她手被推开的画面,也是满脸的愧意吧!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