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浮生六记》——此生得芸娘足矣

2019-01-15 09:56 4

        “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浮生六记》以作者夫妇的生活为主线,赢余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和四处浪游的所见所闻。作者沈复出身于幕僚家庭,与芸志趣投合,相见恨晚。两人感情深厚,布衣桑饭,可乐终身,曾许下来生再为夫妻的誓言。然而当时中国由盛转衰,沈复家境不可避免地落没。封建礼教的压迫,贫困生活的煎熬,伴以妻离子散,父母离去,终不能兑现青年时的诺言。

        沈复虽与妻子芸举案齐眉,伉俪情深,但却不能替芸娘分忧解难,在心思细腻的芸想要顾全大局照顾每个人的感受,却被一次次误解时 ,没有一次为芸解释,使本是才思隽秀,温文雅尔的芸失欢于公婆,受到全家厌弃。虽说不能全怪于沈复,但让芸这等弱女子承担后果确实不是明举。

        芸死时,沈复心痛欲裂,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发出“绵绵心恨,曷共有极”的感慨。“从此扰扰攘攘,不知梦醒何时耳。”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之病故,对他打击甚重因而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往后,沈复只身一人,与友人四处浪迹游荡,沉醉于美景,成日寻欢作乐,痛失妻子、爱子、父亲的孤寂悲凉全然埋藏于心间,不曾显露,隐忍的背后是忘却不幸悲伤的坚强。

        “余凡事喜独出于己见,不屑随人是非。”沈复在生活的不幸中显出了超凡脱俗乐观与豁达,他不落世俗,不愿染是与非,冷却名利之心,赏玩竟日,拾翠寻芳,带着随性洒脱,浑然不问尘世喜悲。仕途失意,举目无亲又如何,却也能得以清欢相伴。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作者生平

沈复 (1763年—1832年),字三白,号梅逸,长洲(今江苏苏州),清代杰出的文学家。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出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曾以卖画维持生计,十九岁入幕,此后四十余年流转于全国各地。后到苏州从事酒业。

他与妻子陈芸感情甚好,因遭家庭变故,夫妻曾旅居外地,历经坎坷。妻子死后,他去四川充当幕僚,此后情况不明。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