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看到左小青,《浮生六记》里的芸娘像是从书中走下来了

2018-09-26 09:13 5

左小青和任素汐在《我就是演员》里同台竞技被网友称为“神仙打架”,为“俩人谁演的更好”这个问题网上已经争论两天了还没个统一结果。

嗨,其实根本没必要分出个高低,左小青和任素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表演方式。前者带入了真实的母女之情,感情细腻,润物细无声。

看得出左小青是把自己完全沉浸在母亲这个角色里了,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天然的母性,几乎看不出表演痕迹。

卖女儿时的犹豫和不舍。

卖之后的愧疚和绝望。

情绪层层递进,种种细节令人动容。

而后者舞台表演经验更丰富,每个点都落得干脆利落,准确触动观众心中的那根弦。

比如摔碗,以血喂女。

硬要比的话,任素汐大开大阖的表演风格更适合在舞台上呈现,而左小青由心而发的细腻演绎放在电视剧或电影里会非常和谐。

尤其是这张节目照,和电影《1942》的官方剧照放在一起毫无违和感,左小青和小演员的状态和表情都跟电影里接的上。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兴许会以为左小青也在里面演了一个角色。

最后一刻落下帷幕,观众记住的不是表演者左小青,而是一个悲痛的母亲。

两个表演路子完全不同的演员,能将个人风格融在一段戏里不至于跑偏,彼此能接住对方的演法,就说明都是行家里手,没有高低之分。

对此章子怡的点评很到位,没想着谁比谁多一句词、多一点光环,都是想把戏演好。

戏大过天,不是人大过戏。

看完这期节目后我出于兴趣大致梳理了一下左小青扮演过的角色,有一个特别的发现,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有同感——如果要拍《浮生六记》,左小青应该是跟芸娘的性情气质最为接近的女演员吧?

芸娘被林语堂评价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因为再坏的日子,她都能过得兴兴头头。

左小青在《战长沙》里扮演的胡湘君不就是这样的女子吗?

剧中她的丈夫薛君山是长沙地头蛇,一个大老粗,偏偏看上了知书达理的她,逼胡湘君嫁给了自己。

你以为这是一出恶霸强抢民女的悲剧?不不不,这对才是整部剧中最甜的CP。

薛君山虽然没什么文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他有两个优点无人能比,一是死心塌地疼老婆;二是对老婆的家人掏心掏肺的好。

左小青扮演的胡湘君温柔、贤惠、内敛,看似柔弱,其实心里很有主意,是个拥有大智慧的女人。

她为了救青梅竹马的表哥,选择嫁给薛君山,婚后并没有怨天尤人。既嫁之则安之,把和薛君山的婚姻生活同样经营得有滋有味。

有一处细节我特别喜欢,薛君山洗完脸,一边唠着家常,胡湘君一边帮他仔仔细细抹雪花膏。

手上的动作很自然,两个人配合的也好。没一点表演痕迹,真像是寻常夫妻般默契。

越是在乱世中,这种日常生活中的小情趣越是弥足珍贵。

还有一处是长沙城整个被烧了,全城弥漫着死亡和绝望的气息。胡湘君依然每天打水把家中擦得干干净净。外婆说这灰烬天天落个没完,擦了也白擦。

长辈说的没错,但是仔细一想,不管外面如何灰扑扑,只要家里干干净净、亮亮堂堂的,那住在屋子里的人就不至于太丧气。

这就是胡湘君的智慧,无论日子如何坏,她都要过得体体面面。面子做足了,心里也能畅快点,人也就精神。

芸娘也是如此,沈复写他们贫寒之时,衣服穿破了洞,芸娘总有法子移东补西,把破衣修补的整齐洁净。不管是出去见客还是当做家居服穿都合宜。

屋子太暗,用白纸一糊,自然就亮堂了。

前几年网上有一种说法很火——“有一种女人嫁给谁都幸福”。现在这种说法已然过时,和女权理念相悖,而且也太夸张了点,万一是嫁给家暴男呢?但让我们不偏激,温和地讨论一下,左小青扮演的胡湘君大抵就是这样的女人吧?

可以想见,如果她嫁给情投意合的表哥,他们的家将是炮火中唯一一处有诗意的角落。

现在她嫁给了一个“土匪”,虽不能花前月下,生活里却也充满了柔情蜜意。

扮演她丈夫的演员任程伟都说:“不仅薛君山喜欢她,我相信全体中国男人都很喜欢,(胡湘君)是他们心中的理想型。”

换个人演还真想不出谁能演出这种柔情似水,却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胡湘君是大家闺秀,却又没有传统大家闺秀的木讷。她的知情知趣全在左小青的一双眼睛里。

这双眼睛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抹着蜜似的,伤心时,泪珠只在眼眶打转,都能把观众的心揪起来。

前阵子看了一点《台湾往事》,左小青分饰两角,其中夫人阿梅又是一个类似于芸娘的角色,气质端庄,温婉大气。穿着旗袍从远处慢慢走近的这个镜头绝了,不管男人、女人都无法抗拒这样的端庄优雅吧?

第一集有她和丈夫一起做饭的镜头,拍得很美,一个切菜、一个煮面,合作默契,琴瑟相和。

可惜好景不长,丈夫和儿子接连出事,原本平静富足的生活一夕之间千疮百孔。她作为一个弱女子、家庭主妇立刻就崩溃了吗?没有。日子依然要过下去,而且要过得体面,有尊严。

丈夫出狱后手指受伤严重,她假装没看见顺手把丈夫的手放在桌下,细细布好菜递到丈夫手里。

谁知丈夫根本握不住筷子,阿梅面不改色,自然而然地接过碗筷一口一口亲手喂。

并不是演员面瘫,这种不动声色的演法,表面越是平静,越是能让人感受到她在内心深处苦苦压抑着自己的难过。

现在阿梅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如果连她也哭哭啼啼、寻死觅活,家中其他成员又该如何自处?


记得早年左小青有一个称号是“中国式梦中情人”,为什么是中国式的?因为她有梦露的娇憨,却又不像梦露是一朵只能盛放在金钱上的娇花。

她是王志文口中“金银珠宝,不足以点缀”的女人。

因为她心思玲珑剔透,又做得了自己的主。还有湖南伢子“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特性。

黄磊说她天然呆,也许是因为她对痛苦的反应确实慢了一些。所以她耐得住8年艺术体操训练的艰苦,耐得住初入行时被前辈骂哭的委屈,耐得住流言蜚语……还依然对生活充满热爱。

有篇采访写左小青每次拍戏回来,她总喜欢把家里的家具重新摆置位置:“尽管房子不能经常换,但家具位置的改变会让我有新鲜感。”

还听她的朋友说她每天不管多晚收工,都会把家里归置的干干净净,隔三四天会换一次花。家里永远是生机勃勃的,一派盎然春意

从这不正是典型的芸娘式的“俭朴的生活情趣”吗?好日子过得,坏日子也过得,好坏日子都能过出蜜意来。

这需要的不是自欺欺人,而是蒲草一般的柔韧,再加上一点情趣、一点呆萌,以及对生活保持一点天真的信心。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