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沈复与芸娘 | 浮生若梦,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2018-10-19 01:04 3

君太多情,妾身薄命。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200年前,清代布衣文人、画家沈复的妻子芸娘病故后,因日夜思念亡妻写下《浮生六记》,以慰生死隔离之相思。

200年后,这本《浮生六记》被誉为绝美情书,并且承包了读书人的书架。

从初见的怦然心动到婚后的举案齐眉;从谈诗论画到赏月弄花,平平淡淡的柴米夫妻,将清贫的日子过成了一首诗。他们遭逢家庭变故,半生坎坷,颠沛流离,却一直相扶相依,不离不弃。

多少人赞它“晚清小红楼”,多少人说芸娘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多少人想找一个沈复这样知冷知热的深情男人。

一见倾心

沈复本是清朝时期生活在苏州的一个无名文人,他一生辗转过很多地方,只能靠做一些简单的差事养家糊口。

芸娘则是沈复舅舅的女儿,早年丧父,家境清贫,靠女红维持生计。

二人自幼相识,两小无猜。13岁时沈复便与其母说道“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在普通人心里,才子配佳人,能被一位文人宠爱一生的女儿,必定是面容姣好、气质出众的女娇娥。事实上,芸娘非但不是美女,甚至可能不如一般女子。

沈复在书中如此描写自己的妻子“芸削肩长劲,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惟两齿微露,似非佳相。

不过“情之所钟,虽丑不嫌”。在沈复眼中能够与芸娘结为夫妻,依旧是人生最大幸事。

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在17岁时,二人终成了夫妻。沈复生性爽直,不拘小节。而芸娘仿佛迂腐儒生,拘泥多礼。偶尔他为她披衣整袖,她都必定会说“ 得罪,得罪 ”,长此以往,“ 岂敢” “得罪”成了二人打趣的语气助词。

一起生活二十三年,但在家中相逢或小路偶遇都会握手相问:“去哪里呢?”。

小两口相敬如宾,时间越长,感情越“蜜”。

七夕,沈复刻“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两枚,可见痴心一片。

七月望,芸亦对月许愿:“妾能与君白头偕老,月轮当出。

两人甘于清贫,把寻常日子过出花来。

在沈复眼里,一只虫,一颗草,就可以拥有趣味无穷的探险。一株花,一片叶,也可自成独特景致。

“余常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

芸娘也是拥有生活趣味的姑娘。沈复记录,有一次他栽培了一盆花,但总是觉得不够生动。芸娘见他苦恼,便灵机一动,找来些许蝴蝶和昆虫,用细细的丝线缠绕在花的茎干上,这一神来之笔,被许多来客称赞。

贫乐中诗酒话人生

陈芸:“ 今世不能,期以来世。”

沈复:“ 来世卿当作男,我为女子相从。”

陈芸:“ 必得不昧今生,方觉有情趣。”

沈复与陈芸的真的做到不昧此生。

春时,菜花初黄,沈复突发奇想想与友人在花田中对花吃热酒,芸娘雇上烹茶煮酒用具,率性沽酒,成全一桩乐事。

夏月之时,荷花初开,晚含花苞晨开放。芸娘就用小纱囊包上一些茶叶,放在花心里。次日早上取出,烹煮雨水冲茶,香韵尤其妙绝。

两人并肩泛舟太湖,月色颇佳,俯视河中波光如练,仰见飞云过天变态万状。

陈芸感叹:“ 今得见天地之宽,不虚此生矣。”

沈复亦感叹: “ 求之闺中,今恐未必有此会心者矣。”

沈复母诞辰演剧,点演《惨别》等剧,老伶刻画,见者情动。陈芸入戏太深,暗自神伤。

沈复与朋友发现后,见陈芸一人支颐独坐镜奁之侧。询问缘由,陈芸说:“观剧原以陶情,今日之戏徒令人断肠耳。” 俞与王皆笑之。唯沈复理解:“ 此深于情者也 ”。

陈芸蕙质兰心,与沈复约定:“ 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她在闹他在笑

夫妻二人想同游洞庭君祠,奈何芸娘不是男子,不能前去。

沈复怂恿着让她女扮男装亲临盛况,犹豫再三她将发髻改为辫子,画上粗犷的眉毛,戴上他的帽子,穿上他宽大的衣裳,在忐忑中以他表弟的身份游遍祠中景致、赏遍祠中花光灯影,更有那小小逾越礼制的自由洒脱之乐,着实痛快!

世间美好尽被收走

她为其煮饭,为其织衣,伴其玩乐。二人将生活过成了诗,世间美好尽被收走。

“檐前老树一株,浓阴覆窗,人面俱绿。隔岸游人,往来不绝,此吾父稼夫公垂帘宴客处也。禀命吾母,携芸消夏于此。因暑罢绣,终日伴余课书论古、品月评花而已。芸不善饮,强之可三杯,教以射覆为令。自以为人间之乐,无过于此矣。”

可惜好景不长,芸娘的早逝最终没能让二人白头偕老。芸娘去世后,沈复便写下这本《浮生六记》记录了二人粗茶布衣的幸福往事。

陈芸去世后,沈复在《养生记道》中写到:“余不为僧而有僧意,自芸之殁,一切世味,皆生厌心,一切世缘,皆生悲想。”深情如此……

后记

1877年,清末学者王韬的大舅子杨引传在苏州的地摊上,发现了这本书的残稿,后交于王韬正式出版。

当时陈芸的丈夫也就是《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去世都已有52年。

所谓“浮生”,取自李白诗句“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正合沈复物是人非的无限唏嘘与怀想。

“六记”则是他人生记忆的六大版块:闺乐、闲趣、愁苦、游浪、琉球和养生。

因是残稿,琉球和养生均已散失,由后人增补。

而自面世后,这本书便受到众多文人的极致推崇。

林语堂大赞芸娘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且评价:“我真诚地相信,一个谦卑渺小的生命能快乐地过一辈子,是宇宙间之至美”,并多次推荐,广传于世。

鲁迅说芸娘是中国第一美人。

她温婉秀丽、懂诗书,同时也爱吃臭豆腐;

她情趣高雅、懂生活,用的餐具是自己做的梅花盒;

她女扮男装,和丈夫一起外出游玩;

她眼中无贵贱,与烟花之地的女子也能义结金兰;

丈夫的朋友来了,她拔钗沽酒;

家中无余钱,她还能挣钱养家……

曾经她的丈夫非她不娶;

后来她的丈夫说,“来世卿当为男,我为女子相从”;

待她去世后,她的丈夫思她甚深,

将二人相遇-相知-相爱-相处-相离,

尤其是婚姻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成书。

笔墨之间,缠绵哀婉,真切感人,

却又温暖而治愈。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