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借纸遁|浮生六记·念念芸娘

2018-10-27 14:20 8

      嘉庆十三年,清代文人沈复将其生平著成一书,共六卷,每卷皆有小题,依次是《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相传在苏州冷摊上只寻得残稿四卷,后两卷疑为后人伪作。而六卷之中最令人动容的部分,当属沈复与夫人陈芸的故事。

     《浮生六记》是一本小书,写的是作者沈复的日常生活,女主角芸娘,是他青梅竹马的妻子,也是他的表姐——一个没落人家的姑娘,四岁时父亲去世,全靠一手好女红,辛苦维持自己、母亲与弟弟三口人的生活,日子过得很清苦。

      少年沈复形容初见芸娘的情景,说她“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显然动了感情,尽管担心芸娘“两齿微露,似非佳相”,还是爱上了这个很独特的女孩。这就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只看了黛玉一眼,就大声嚷嚷“这个妹妹哪里见过的”。

      这种似曾相识之感,是出于两颗同样不拘泥于世俗的心灵。芸娘眼中的生活是——“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做远游计也”,这真真正正中了沈复的下怀,而同样也符合古往今来的男性文人们,对贤妻的理解。

     沈复与芸娘,是一对被公认为“胸无大志”的夫妻,却也是“情投意合”的最佳代言人,凡是沈复喜欢的,芸娘无一不爱;而芸娘的心思,沈复也了然于胸。两个人相亲相爱地过了二十三年,其实日子很苦——沈复一生没参加过科举,平常给人做幕僚,偶然失业时,必须靠卖字画才维持基本生存条件。而芸娘对捉襟见肘的生活毫不在意,即使在被公婆逐出家门的艰难岁月里,两人依旧游玩山水、品诗论画、煮茶倾谈……日子风雅得足压一切土豪。

     其实生活的快乐,很难凭物质衡量,芸娘既擅烹饪、又工刺绣,还会写诗,并常以制作一种莲花茶为乐:“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沈复在书中动情地记录妻子制茶的情景。可以想见,以他们的物质条件,所制茶叶当非珍稀之物,但能把贫寒生活过得这样有滋有味,这对夫妻的情趣,在中国文人史上,就算不是状元,也摘个榜眼、探花了。

     林语堂曾经说过:“芸,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在沈复的笔下,相伴二十三年的妻子近乎是完美的,但又没有被塑造成封建礼教中呆板的模样,她的活泼与端庄、才与德、喜与悲都被丈夫带入了字里行间。

     芸娘很真实。自幼家境贫寒,“娴女红,三口仰其十指供给”,因此在满室鲜衣中,独通体素淡,人淡如菊;她并不很美,也不只是普通外貌,独其清秀而已。她所过的不过是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既非富贵亦非奢侈,不过是很真实的人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过着平淡的日子。因为真实,她的赤子之心,她的深情真挚亦表露无遗。夫妻的相处中,灯残人静,双双秉烛共读西厢的愉悦;新婚燕尔,短暂离别的惆怅,抵家重逢执手相问的恍惚无不令人感受俩人的真实情意。

     芸娘很通透。一个女人可以不美丽,可是她可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感觉讨厌的。她是如此的可爱,在沈复腹饥索饵余嫌枣脯甜之际,芸娘暗牵衣袖,随至其室,捧出暖粥及小菜。温馨体贴;堂兄笑睨时,仍大窘避去。

     小女儿家的羞涩燕婉,可爱得让人微笑。婚后,可以与夫君在沧浪亭论古谈今,可以有品月评花的逸兴,更让人感受到芸娘有像如谢道韫般神情散朗,有林下风度,具有一种洒脱飘逸的气质美,一种才情与知性兼具的智慧美。

     芸娘的美好,让所有人都生出一种感慨:娶妻当娶芸娘,与佳人相伴共度自然时光。如果此时还在为爱人的幸福担忧,那就请放下手机,与心爱的人儿一起相约真实的自然界吧!

温馨提示:

1.本宣传资料仅为意向宣传使用,不作为邀约或承诺;

2.本宣传资料中如提到商品房面积,均为商品房建筑面积,特别说明的除外;

3.相关内容不排除因政府相关规划、规定及开发商未能控制的原因而发生变化,出卖人保留对宣传资料修改的权利;

4.本资料对项目或产品的介绍,皆在提供相关信息,不意味着本公司对此作出了承诺,买卖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及附件等协议为准;

5.本资料修改权归出卖人所有;

6.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7.本资料(或广告)于2018年6月7日启用,相关内容如有更新,请以最新资料内容为准。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