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浮生六记》到底好在哪

2018-11-06 19:28 16

       沈复,姑苏城人,生于康乾盛世,家庭又是仕官衣宦的体面人家,少时便习读诗书,算是封建时代较为典型的读书人。

      十二岁认识芸,算是一见钟情。十八岁娶其为妻,婚后两人举案齐眉、相爱甚笃,但命运的坎坷与苦难自然找上门来,时常事与愿违。二人相濡以沫二十三年,芸久积成疾,染病去世。后沈复离家漫游,但仍深情如故,于是记《浮生六记》六卷,书中全是生活之事、闺房之乐、诗书之乐、游玩之乐,典型的中国文人清淡雅致的生活,但因其真言真情叙述与芸的点滴,不刻意造作,感人至深,因此被后世奉为经典。

      要是现在站在上帝视角来看,非要挑剔,沈复的文笔见识、眼界技法甚至详略取舍其实不比真正大师,但文字的好不是好在少年意气的奔放,而是真情流露与生活实事。恰如苏轼曾说:凡文字少小时,需气象峥嵘、色彩绚烂,渐老渐熟则趋于平淡,我们现在强调后半句,大多因为平淡才是至深。

      但这本书真正的灵魂不在文字本身,而在于芸这个人。

      芸年幼丧父,家徒四壁,无所凭依。但稍年长之后,便习得女红,为人家做一些,母亲和弟弟全靠她的十指操劳生活,还供着弟弟上学不至让他学业有缺。

      芸自幼聪颖,学说话时只听一遍便可背诵《琵琶行》,后来做女红之时偶然翻到此文,照着书便开始识了字。十二三岁便能咏作简单的诗词,这也正是沈复倾心的最重要原因。

      芸与沈复在定下娃娃亲后的第六年成亲,成婚之日沈复看芸的身材依然瘦怯怯的一如往昔,问其缘由,原来是为沈复长得水痘祈福,已经吃了数年斋。

      芸能陪沈复在闺房中谈诗书赏字画,也能典当自己的首饰,只为沈复和其友人享游山玩水、品酒作诗之乐。

      芸能男扮女装去看庙会,也能主动为夫君找妾室,甚至为自家公公找姬妾,性格上实在有趣又开放。

      芸被误会,却主动承担无故的指责,只为“宁被公公指责,不能失去婆婆的欢心”;好言写家书告知家事,却被公公误解,却只哭道“妾身自然不该妄言,但公公应当宽宥我是妇女,没有知识啊。”但结果是和沈复被一起逐出家门。

      芸被自己给丈夫找的妾身伤害,又被逐出家门,再加上不断失去至亲,悲痛太甚,后为情所感,又为忿恼所激动,再加上时常与丈夫离别,思虑过度,自然在风霜雨凄之时染上重病,不久于人世。

      但哪怕这样,她安慰子女,又为自己所拥有的实则悲惨的生活所感恩,道是能不被抛弃相濡以沫已是福分,哪还敢想一家和谐,即温饱还能游山玩水呢。

      她风雅感性,但最打动人的,还是那份缄默沉静,和封建时代不太常有的----开放与温婉。

      人生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但苦难与会自己找上门来,在一个封建时代的封建家庭里,纵使有一个爱他的、愿意与她同甘共苦的丈夫,要把日子过成乐自在其中的模样,仍然是因为芸承担下了很多东西。

      在沈复高谈阔论自己的快乐之后,你甚至都能感受到芸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

      沈复夫妇后期的生活过得实在是苦难颇多、清寒不易,苦心经营都得东拼西凑才能活得下去,再加上妻子早逝,更令人扼腕。但在漫长的生活里过出了一份风流的味道,甚至温柔清澈的感觉,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无一不是芸的光彩。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